欢迎访问山东浩发萌宠租赁公司!

羊驼出租、马戏团表演——山东济宁浩发动物租赁公司

马戏团表演出租万达方特华谊 谁能最快从迪士尼进修班毕业


被问到“你们是不是自己也不喜欢它们在动画片里的形象”时,李险峰笑笑回答说:“童版的比较萌一点。”他告诉《第一财经周刊》。


理论上,有先行者可学习,后来者因此可以获得一种后发优势。但现实中,竞争常常把后发优势变成后发劣势。


从事IP代理和咨询的吴尘更宏观地感受到了这种热度。“这里面的生意这两年多了很多。”娱乐品牌管理机构62 Bands的创始人吴尘对《第一财经周刊》说,他为此专门跟合伙人去了趟好莱坞,将迪士尼和环球影城之外的狮门影业、派拉蒙和索尼等公司一一拜访了一遍,了解他们的需求并拿下部分IP在中国市场的代理权。

李险峰没有提及来自政府的压力,不过他承认项目定位很难摆脱创始人的意志。

运营上,方特更是以迪士尼为模板。李险峰记得最近的一次有关迪士尼的培训是2018年年初。当时方特把迪士尼一位高管请到芜湖,传授运营秘诀。后者讲到的一个做法让李险峰印象深刻:迪士尼会专门安排两个员工不干别的,就随机选一组游客或一个家庭,从游客进园一直到出园、上交通工具离开,包括上厕所他们都要跟着,把游客一天的行为事无巨细全都记下来。迪士尼每年会通过观察采集大量样本,然后从中找出共性,比如就餐时间偏好、对服务设施满不满意等。“一旦被游客发现,他们就撤,然后附近的人接着上。我觉得这个真的很厉害。”李险峰说。

“我们会说需要时间研究,以确定产品定位、用什么样的IP合适、如何做差异化等,对方很多时候却会说‘你把我们老板的意见实现出来就行’。”这位负责人表示。一个理论上需要10至12周的设计工期最后多数会被缩减到2至3周。





8月11日,芜湖方特欢乐世界里播放了10年的3D影片《飞越极限》被换成了《千里江山图》。


据徐向科向《第一财经周刊》提供的消息,一家技术公司已买下《三体》的主题乐园授权,计划在华东地区拿地修建。他担心这个项目可能会像其他手握知名IP最终仓促收尾的项目一样,“《三体》是个小说,如果要把它真的实现出来,你是要做游戏博物馆?还是户外?还是水上的什么运动?首先你会不知道怎么转化。”徐向科说,不过他也说他懂那种“一边喊着饱和一边往里面跳”的心态,就像曾经的购物中心市场一样,“谁都相信自己是会做成的那一个”。

一位不愿具名的外资文旅地产咨询机构的业务负责人告诉《第一财经周刊》,事与愿违的“变形记”从项目策划阶段就开始了。


方特也许是最早学习迪士尼并把它当成转型方向的中国公司,不过不是唯一的。2013年左右,经历了票房起起落落的华谊,以及商业地产开发遭遇瓶颈的万达,差不多同时看上了迪士尼这套生意模型。



在武汉驻场演出的“汉秀”就是万达在内容制作上的一个尝试。这部舞台剧的主创团队基本来自于太阳马戏团,演出也全部聘请外籍演员。整部剧没有一句台词,所有的观看体验都仰赖绚丽的舞台、灯光、杂技以及可以跟随表演移动的看台。







这些挫折并没有阻挡更多公司进来试水。收购了万达的文旅资产后,融创与原乐视影业成立了一个叫“乐创文娱”的新公司,其新业务之一,就是将公司的电影IP改造为主题乐园和电影小镇。



合肥万达文化旅游城内《淝水之战》实景演出现场。


李险峰说,方特自己也不知道这个片子是为什么火的。但是既然“受众已经有了”,就要加以利用。于是,方特开始把熊出没中的主角——熊大熊二——做成招牌挂在各地主题乐园的门口。不过如果仔细观察,又会发现它们的模样跟动画片里庞大、痴傻的形象已大为不同,其中有的甚至被绘成玫红色,神似迪士尼的草莓熊。

今年5月,唐军把包含赵玥在内的高管带去再次“参观”了上海迪士尼,并一一告诉他们乐园的设计和服务到底巧妙在何处。“我才知道它不同园区在过渡时的背景音乐、地铺、色彩全部会渐变地发生变化,也才知道设计不能让人‘一眼看穿’,不然就不会有惊喜。”赵玥说,原来做住宅只关注地段和不同年龄段的刚需产品类型就够了,主题乐园则需要持续经营,既考虑游客在8小时内的生理需求,也要设想他们的心理起伏。

这位业务负责人评价客户——主要是开发商的老板们——都“很有主见”,这让他们的策划和设计工作很多时候都是“命题作文”,马戏团表演出租,而且出具的项目策划案最后八成都会被改掉。他心知肚明这些甲方客户们来寻求策划案很多都是为了要一个外资的品牌背书,以利于在地方政府那里获得土地。



(转自:新浪财经)

方特也在为同样的问题焦虑。

作为多方协作的典型产品,一座主题乐园动辄占地上千亩、投资额数十亿甚至数百亿元,一般需要投资机构、开发商、IP持有者、产品策划和咨询机构、设计院以及当地政府合作才能完成。

在“卡位”思维下,政府与开发商的互动把整个行业推向了圈地模式。万达3年内开出的乐园种类多到自己员工都分不清,有的是度假区,有的是室内乐园,有的是电影乐园。目前已开建12个项目的方特,新签约的项目也已超过10个。


部分从业者把“事与愿违”归结为“中国电影产业不够发达”。“中国现在有700亿元的电影市场,同时也是全球最大的游戏市场,动物租赁,这个是和主题乐园结合的基础。但是现在只有量,中国实景娱乐现在最主要的问题是玄幻、奇幻、科幻题材的作品少之又少,绝大多数都是情景喜剧和现实题材。这些题材作为打卡景点、刷情怀可以,但你没法跟它真正互动起来。”吴尘说,大家现在已经知道IP很重要这一点了,下一个阶段是要去了解“什么样的IP是(主题乐园)真正需要的”。

成立动画公司之初,方特同期开发和投向市场的动画片其实有多部,除了《熊出没》,还有以海洋为故事背景的《小海螺》,以及将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生肖作为主角的《十二生肖》。不过,只有《熊出没》火了。

“如果汉秀放在上海,未必就不成功,在武汉还是太超前了。”上述人士说。对这些跨界选手而言,做主题乐园或主题娱乐这件事最难的地方,其实是在艺术与商业之间找到平衡。



“要让后代记得这些故事。”李险峰说,作为70后,他认同公司的选择,并且他不认为东方文化本身是问题所在。他觉得传播东方文化的挑战不在于东方文化是否还有竞争力,而是用什么样的方式阐释和传播这种文化。在他看来,迪士尼也并没有在“迎合”受众。


在“向迪士尼学习”的竞赛中,同样从电影业起步的华谊看起来是最有先天优势的那一个,其在海口和苏州的项目一开建就全部用上了自有IP。位于海口的观澜湖华谊冯小刚电影小镇内全部都是冯小刚拍过的电影,苏州项目里囊括的也是《狄仁杰》《集结号》《太极》《非诚勿扰》等近年票房表现不错的影视IP。



2016年前后,大批国外IP因此开始积极进入中国。其中不仅有狮门影业、BBC、Discovery这样的影视公司,还有Hello Kitty、LINE、乐高等卡通或玩具公司。大量的非顶级IP持有者开始理解中国一线城市之外的“新一线”城市的市场潜力,他们开始懂得从长江经济带、粤港澳大湾区等新概念中理解中国城市的未来潜力。


国内的主题乐园如今都在学习这种模式,而且从2000年迪士尼启动与上海政府谈判时,这种学习就开始了。

于是,大批由政府手握IP主动招商而成的项目成为主题乐园领域的新竞争力量。

没有人愿意晚一点“等人才充沛时”再进入市场,实际情况是很多公司在对产品和商业模式都没那么了解的状况下就匆匆加入战局了。


高志峰也因此逐渐将游说对象从开发商转向各地政府,“只要政府这关过了,开发商没有不愿意去的。”高志峰说。他认为眼下稀缺的不再是土地,而是IP。

《熊出没》其实在2014年就“火了”,但它到现在还没有成为一个落地的园区。“内部也知道,《熊出没》并不是一部很好的影片,只是2012年到2014年在各电视台播出的时候,国内刚好没有什么好的动画片出来。”秦宇伟说。



最后的IP选择和施工方案实际是政府、开发商和第三方服务机构三方意见的综合,其中主要是政府意志。“消费者”在三方会谈中常常是消失的,甚至连“如何赚钱”这样的商业视角也得让位。


上一篇:动物表演租赁证券时报电子报实时通过手机APP、网站免费阅读重大财经新闻资讯及上市公司公
下一篇:马戏团表演出租“2018西安国际儿童戏剧展演”在西安人民剧院隆重举行

收缩
  • QQ咨询

  • 在线咨询
  •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